老福特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wechat:EYRE1136

那些不声不响就把事情做了的人

青果文志:



作为一个自控能力不强,无缘无故喜形于色的人,我非常敬佩那些不声不响就把事情做了的人。


A不声不响就考了个硕博连读,还是带奖学金的。


B不声不响就升职做了高管,通宵加班也不发一个朋友圈。


C不声不响就和男友环游了世界,完了还出了本书。


D不声不响就结了婚生了娃,然后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回职场战斗。


这些ABCD,就是我要说的故事。




A.我从小就是A,不懂什么是装13


A先生是我表哥,论辈分其实应该叫叔,但年龄只大我一岁,我叫不出口,就自作主张降了他一个辈分。


他打小读书成绩就好,高考时发挥失误了,不小心考了个普通大学。他读大三的时候我读大一,过年回来亲戚聚会时不见他,忙询问,他妈妈小声告诉我,说他在学校里看书呢。结果被一个亲戚听见,说那小子肯定是在学校找对象了。


过了几个月,我因为旅游去了他所在的城市,约他出来见个面吃个饭。他从学校匆匆赶来火车站接我,下巴长了一圈胡茬,头发乱成一堆,身上穿的衬衣还掉了两个扣子。


我们去附近随便吃了个饭,我看着瘦了两圈的他,问他怎么了。


他说,考研,不是人过的日子,没日没夜。


我问他一天睡多久,他说,4个小时。


不忍心再浪费他的时间了,于是吃完饭就和他告别,见他匆匆赶去坐车,争分夺秒的,样子真令人心酸。这一次见面,两个小时,不知道他又要用多少个没日没夜的日子补回来。


一年以后,他已经是华南理工的在读研究生了,还是全额奖学金。


又过了两年,他获得了华南理工的硕博连读机会,博士在读期间协助导师做实验(他读的是化学专业),每个月还有两千块的收入。


上周,我得知,他要出国了,去俄亥俄州立大学读博士后,每个月有收入,够维持他和爱人的生活。


我和他简单聊了微信,得知他即将动身,再见不知是何时了。我问他,念书很辛苦吧。


他还是笑称: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问他这一路除了努力,还有着怎样的坚韧和决心。


他说,心够决,不留退路,一路走到黑。


这期间,他没有在朋友圈、微博上晒过自己在熬夜,在复习,也没有炫耀过自己又考上了什么学位,获了哪些奖,以及又拿了多少奖学金。


从大学到现在,八年时间,他不声不响,就到了博士后的地步。更重要的是,他1988年生。




B.熬过了苦B的岁月,你就是牛B的人


B先生是和我一起来的深圳,一起过来这边实习。我们是一个大学的,不同专业,我读新闻的,他念市场营销。几个月后,他顺利过了实习期,留在了那家大企业,做市场推广。


那时候我们一群校友因为刚来深圳,没有什么压力,成天无忧无虑,一到周末就聚会,爬山啊,聚餐啊,唱K啊,周边游啊,凡是能想到的,我们都玩了个遍,微博上满是我们的吃喝玩乐照片,还互相艾特转发又评论,不亦乐乎。


他很少参加我们的聚会,叫了他好几次,都因临时有事而爽约,而他的“有事”,大部分都是加班。


有一回,周六晚上,我们去他公司附近唱K,想起来他刚好也住附近,就打电话给他,说你小子再不来我们就绝交啦。他说在加班,晚点就来。


凌晨一点钟,我们还在唱,他匆匆赶来,还背着双肩电脑包,神色疲惫,我们一看,天呐,周六还加班加这么晚,要不要这么拼啊!他淡淡一笑,喝了几杯果汁。


过了半个小时,他起身满脸歉意地和我们说要回去,我们哪里肯放过他,说就在你住的附近,你丫十分钟就到家了,明儿是周日,你急什么!


他充满愧疚地说不好意思,第二天要去上海出差,早上6点的飞机,回去洗漱洗漱收拾完东西就要往机场赶了。


这下子换我们不好意思,说你早说啊,不过,这么拼,不累么。


他淡淡一笑,以后会好点的。


然后几个男同学送他出去了,我们几个女生连忙拿起手机点开他朋友圈,发现只有几条他们公司的宣传微信,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傻帽,这家伙,加班加这么晚也不知道晒个朋友圈让领导看一看,太傻了。女生们嚷道。


两年后,同学群里有个男生发了个消息,顿时炸开了锅。


B先生升职做了经理,要知道,他待的那家企业可是世界500强啊!


哎呀吗,群里不安静了,躁动着。


他被艾特出来了,发了个笑脸,说择日不如撞日,今晚请大家吃饭。


他开着一辆黑色奥迪Q5过来,脸上是从容的神色,还有几分沧桑。


席间,我们问他,是怎么这么快就坐到这个位置的。


他说,苦逼工作,苦逼加班,努力,再努力。


那你现在还加班吗?一个女生问。


加,还有更高的挑战等着我呢,他微微一笑。




C.世界是个豁口,站出来就能看到全貌


我们常说世界那么大,不去看看怎么对得住青春年少,但总是困于世俗,陷于俗事。好不容易出去旅了个小游,忙着自拍,风景没看多少,自拍照倒晒了不少。


不起眼的CC姑娘生得娇小柔弱,找了个高高大大的男朋友,颇有长腿欧巴的气质,但却很少见她秀恩爱。


没想到几年后她居然出书了,书的内容居然还是环游世界的,记载着她和男友去往二十八个国家的点点滴滴。


朋友们知道了惊呼:天呐,她居然文笔这么好!平时都没见她晒呀!


书里的照片很美,署名竟然都是他男友,翻了翻,发现照片拍得特好,不仅景色拍的美,人犹是。


天呐,有这么个会拍照的男朋友,居然不在朋友圈里晒照片,简直是浪费啊!有朋友抱怨道。


呵呵,人家浪费吗?一点儿也不浪费。你的朋友圈自拍照,首先得开美颜相机,连拍十几张甚至几十张后,挑几张出来,打开美图秀秀修图,还要编一段煞费心机的话,才发出来,几十分钟时间就这么没了。


人家呢,用这时间去看世界,用最真实的镜头记录所行之处的每一处风景,再静下来把他们变成文字变成册,变成人生最珍贵的记忆。


然后不声不响地就出书了。




D.董小姐的职场风光


董小姐是圈子里有名的女强人,不到三十岁就坐到了副总的位置,叱咤职场风云数载岿然不动。


三十二岁那年,董小姐怀宝宝了,但依旧坚守岗位丝毫不懈怠。临产当天,她还在和客户谈项目,直到宫缩五分钟一次了,她才结束了会议,然后不慌不忙地去停车场开车,一个人跑到医院就把孩子生了才通知先生和家人。一个月后重返职场,依旧风光动人。


四个故事讲完了,ABCD都是我生活中活生生的事实。


而我们也会看到,朋友圈中,会有这样一群人:


晒书,一晒还好几本,结果可能一本都没看完。


晒加班,睡到半夜醒了起来上厕所也不忘补一句:还在加班。


晒出游,去哪儿都晒,哪儿没去也晒,成天嚷嚷着要出去看世界,却也不过是让世界都看自己的自拍照。


晒恩爱,作死晒,最后没有缘分了走到尽头了又回过头来猛删微博朋友圈。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这句话是村上春树说的,许多人用它发微博发朋友圈,甚至当做个性签名,然而,真正学会不动声色的又有几个?


要知道,牛逼的人,根本不炫。


你何时才能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取决于你拥有一颗怎样的心。树欲静则风止,这才是不动声色的境界。


继续修炼吧!少年。


文/海欧亭亭




=『青果,小众青年社区』=


边缘群体的万事屋,接纳、分享新奇而深刻的野生亚文化




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沦为平庸的

青果文志:

2010年,我上大一。怀揣着最美好的梦想,进入了那个灿烂明媚的时段。我一直认为,在脱离了高中繁复的学习任务之后,那么接下来的时光,肯定是极为自由的。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有足够的精力去完成那些在高中时代就心心念念的小梦想。


我想努力的看完那些我在高中就觊觎已久的书,写完自认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本小说。我想走遍祖国大好河山,阅尽天下美景。我想尽最大努力考过CPA,毕业能拿到傲人的offer。我想把英语学得淋漓尽致,见到歪果仁可以毫不怵地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甚至想连带再学一门其他外语,说出去都觉得特牛逼的样子。我还想多做一些兼职,赚钱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一毕业的时候就可以叱咤风云,傲视群雄。我想在这几年里把该拿到的证尽量的拿到,毕业的时候能装满满的一个文件袋。我还想找一个胸大腿直屁股翘的姑娘做女朋友,共度这美好的四年,花前月下,岂不快哉!


还在军训的时候,我拿着高中的课本小温习了一下,没想到入学的一场小考试竟然考得还不差,除了计算机是个渣以外,数学和英语也进了实验班。大一的时候,也卯着劲学习了三个月,说起来还不错,虽然和班上的学霸女生比起来不堪一提,但是至少把班上的男生甩了几条街。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我就感觉不对了。为什么别人端着电脑LOL我却傻逼得端着书本,为什么别人带着女朋友去校门口简陋的招待所开房而我还待在自习室看高数,为什么别人翘课逛街而我在教室里一脸纯真的听老师讲那些听不懂的课。


不是还有四年嘛,等玩够了再努力也不迟。


从此之后,我竟然发现原来大学真的有这么好玩的,没完没了的考试没了,老师喋喋不休的耳提面命没了,爸妈催问成绩单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没了。电影真心很好看,早上翘掉那节讨厌的思修课睡到11点真的是太棒了,晚上和室友喝酒到凌晨两点侃大山好畅快。


所以到毕业的时候,我就看了屈指可数的几本书,寥寥草草的写了十几万的敝帚自珍的文字;甚至连长沙都没出去过,更别提什么名山大川,阅尽天下美景了;除了上会计税法课的时候,我连CPA的书本都没摸过一下,甚至到最后拿了个会计证就奔赴了工作岗位;英语六级都是擦边而过,也懒得去刷分了,到现在连单词都读不断;寥寥几次兼职不是做家教就是发传单这种low到爆的事情,每个月入不敷出;到拖着箱子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我依旧以单身狗的姿态不卑不亢的对巨大而未知的未来竖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原本不平凡的心态就在这样一场美好的时光中沦为了最为平庸不堪的那一群人。我想,整个大学生涯,我都是一个卢赛儿。一事无成,碌碌无为。看到别人以最低的姿态要求自己,就迫不及待地的委身奔赴下去,共赴温水。明明内心极度不安还拼命的安慰自己,时间还早着呢,离毕业不还远着呢嘛;大家都在玩,也没见谁真的就出了学校进了社会就饿死啊。


其实很多人都一样,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看起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着急,那就放到明天再做吧;今天感觉有点不舒服,等明天好点儿了再努力好了;今天已经比较晚了,不适合做出新的调整新的决策了,要不等明天作为新的开始。


你看周围的人在逛街,你也就忍不住翘掉那节看起来不怎么重要的课跟着一起去了;你看别人卿卿我我你侬我侬,你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投入一段感情;你看别人玩着游戏无论魏晋,你也打开电脑开始追没玩没了的韩剧;你看别人里长里短说着别人的努力和付出,你也开始鄙视看不起那些低头努力的同龄人;别人说梦想太过烂俗,你也跟着觉得说梦想太矫情。


我们总是抱怨着这个世界存在太多的不公平,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肤白貌美还家庭富足,甚至还事业爱情双丰收?为什么有的人天生高大帅气还才气逼人?为什么自己明明看起来那么努力了还是碌碌无为?明明自己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做事还得到领导的不屑一顾甚至恶语相向?其实绝对的公平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把绝对公平的称,规定谁多了谁少了,多了的减一点,少了的加一点。


只是有的人为了达到自己主观意义上的公平去努力一点,在有朝一日终于成为别人眼中老天眷顾的那一类人,而有些人则在抱怨中继续庸庸碌碌,庸庸碌碌中继续抱怨到老。


其实你能比较的绝不是那些不如你的人,你不能跟他们比安逸,不能跟他们比舒适。因为年少的安逸舒适在随着年龄的到来和现实生活的压迫中,总有一天会全数归还。你不能看到别人的包包漂亮就一定要去透支信用卡买一个,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努力赚钱,开源节流买一个更好看的;你也不能看到别人整天待在宿舍玩游戏看韩剧而觉得自身的努力在他们眼中那么的格格不入,因为在若干年后走出校门,他们才是那些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人;你不能看到别人即使不努力读书期末的时候也能拿个及格,从而不影响毕业,因为大公司和考研保研甚至出国都需要一张极为漂亮的成绩单。


我们为什么没有光芒四射,没有成为别人眼中羡慕的那一类人,甚至没有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最大的原因不是这个世界太残酷,不是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也不是别人对你太过挑剔。唯一的原因只是,你还不够拼,你还没有为了你理想的生活付出满腔热忱的准备,你甚至觉得安逸的生活也挺好,觉得我其实也并不比周围大多数的人差,你甚至在跟那些原本就比你差的人比较,好像他们处处不如我,也过得挺好,那我干嘛还要继续努力呢?


你一边埋怨自身的不幸,并把这些不幸放大无数倍,用以博取那些可怜的同情分或者用以表示你的生活过得多么不易来彰显你其实是很用力的在努力生长,只是因为环境太过恶劣而自身命途多舛而已。其实在同一个世界上生活,每个人面临的艰难困苦都大同小异,你我都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都不是生在巨商富贾之家。你活得窝囊迷茫,觉得前途漫漫,其实大家都一样。只是有的人,即使在逆境中,依然咬牙坚定的认为,只要舍弃得掉年少时的那些骄奢和安逸,总会走出一条光明大道来;而有的人,活在温水中,即使前途漫漫,也全然不想改变了,因为那条路始终看起来那么不明朗。


其实我本不算一个很努力的人,从大学的那段时光就可以看出来。但是站在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我觉得人生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下去,无疑是生活中对于自我来讲的一个巨大悲剧。所以,总要做出一些改变,而这些改变,不是从明天开始,就是写文章的这一刻开始。


愿你从此不平庸。


 


文/何德恺


=『青果,小众青年社区』=


边缘群体的万事屋,接纳、分享新奇而深刻的野生亚文化


父母都是祸害,生活都是无奈

指尖:




原创  | 卡夫卡 | 微信公众号  孤独的人不睡觉




最早知道豆瓣的“父母皆祸害”小组,是在三年前。




那段时间,我正在毕业期,诸事不顺。本来我的性格就很内向,再加上各种破事不如愿导致每天都情绪低落,久而久之,便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头痛头晕,胸闷心悸,咨询了医生,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




可能是天蝎座喜欢查根问底的本性,患了抑郁症的我,便对抑郁症的成因感了兴趣。我读了很多关于负面情绪和性格的文章,发现很多都提到了一点:容易产生负面情绪的人,往往有着童年时候的不满足。




换句话说,就是受到不良好的家庭教育的人,其长大后更容易玻璃心、容易变得消极、沉闷或是偏激、易怒。




顺藤摸瓜,我便找到了豆瓣上的”父母皆祸害“小组。




初进小组,我简直三观坍塌。小组里的各个帖子里,都称呼父母为“祸害”。这些“祸害”的子女们在帖子里控诉自己的父母如何如何的残暴凶恶,如何如何的限制自己的自由,或者如何如何的漠视轻视自己。




作为一个老家在所谓的“中国孝道之乡”的单纯的少年,看到这些夹杂着恶语的控诉,我无疑是奔溃的。但奔溃之后,冷静想想,这些帖子所描述的故事,却正是你和我曾经历过,并且在内心被无数次打击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影响国人千年的儒家说:孝子之养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也就是说:一个孝子应该是怎样的?应该竭尽所能让父母开心,不做任何违背父母意愿的事情。




但这样一来,那就很尴尬了。




就如同前些天有个读者在分答上向我提问:她毕业了,学的是艺术展览,拿到了一家在上海的顶级策展公司的offer,但她的爸妈却死活不让她走,非让她留在内陆的小镇上当个小小的公务员。她于是每天都很烦恼,一边是自己的爱好和理想,一边是自己的父母,该怎么选择呢?




她和她的父母的思维深处全都被传统的“儒家孝道”牢牢占据。在这种“孝”的思维中,最核心的部分便是“感恩论”:也就是作为一个子女,你之所以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之所以能长大不被饿死,那都是因为你的父母的奉献啊!所以你的余生都应该用作去感恩你的父母,父母之话不可违,父母之意不可逆。




这套儒家的“感恩论”,只要再往深处推导一下便可以得出一个更恐怖的结论:既然你不能违背你的父母的意愿,并且你要一直感恩你的父母,感谢他们带给你生命,那么,也就是说你和你的父母的关系就像是“臣民”和“君主”一样——你只是你父母的“私产”,而你的父母是你的“主人”,你们根本就不是独立而平等的。




正是因为许许多多的父母有着这种思维,所以他们会把孩子当成一件用于炫耀的,或者用于满足自己私利的“东西”。而当父母把孩子当成用于满足自己的“私利”的东西的时候,父母就要求孩子一定要按照自己的需求去做。




比如这位在分答问我的朋友,她的父母可能觉得在当地的小镇里当一个公务员,在邻里之间说出去都有面子,而且自己的孩子成了公职人员,还能经常给自己带来些便利和好处。所以说,她的父母完全就把她当成了一个用于满足自己的需求的私产,而不是一个有着独立的追求的“人”。




此外,我还见过更为这种思维更加偏激的父母。




我有个朋友,她的父母早年离异了,她一直和她妈妈一起生活。




后来她考上了外地的重点大学,本以为可以高高兴兴去展开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却没料到她的录取通知书被她妈妈一把火烧了。




她的妈妈无法接受:自己相依为命生活了十几年的女儿居然要离开自己去外地生活。当我的这位朋友和她妈妈去理论的时候,她的妈妈大骂她“没有良心”,“居然忍心抛弃妈妈独自去生活”。可是拜托,她的妈妈才四十多岁,有工作有朋友有广场舞可以跳,又不是什么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而且她又不是不是不回来了,只是出去上个学而已啊!




我的这位朋友后来和她妈妈纠结了好几个月,才最后得以进入大学。而如今,她面临毕业了,她希望能留在大城市再工作几年,但她妈妈却不停地向她传递“自己很可怜,你再不回来就是没良心”的意思,她也是万分纠结。




当然,上面这些例子,都只是父母把儿女当成“私产”所带来的某一个小方面的问题而已。事实上,父母的这种思维,会体现在孩子从小到大的方方面面,而这种思维,也会导致一个孩子在长大之后,性格变成畸形。




如果你觉得你的情绪经常低落或者暴躁,如果你觉得你的性格过于自卑或者自负,常常阻碍你的进步,那么请你回想一下,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是不是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





  • 你的父母经常在亲戚或者朋友面前,当着你的面说你“不听话”、“不懂礼貌”等等,彻底击垮你的自信心。


  • 你的父母经常拿“别人家的小孩”来和你比较,让你在这种对比中丧失全部的自信心。


  • 你的父母常常和你说“要不是为了你,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或者“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和你爸离婚了“。让你觉得你是这个家庭中的蛀虫、恶魔,让你产生负罪感。


  • 你的父母不允许你独自去做任何的事情。比如,当你看到你的伙伴们肚子去郊游,你的父母却不放心偏偏要陪你一块去:彻底击垮了你的独立性。


  • 当你的父母让你去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从来不会和你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永远用不耐烦的语气命令你:彻底击垮了你对未知的好奇心。





所以,今天的你自卑、迷茫、懒惰、暴躁、不耐烦,很有可能就是源自你“被父母祸害”了的成长经历。




但问题就在于,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如此,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这一切呢?难道我们也要都跑去“父母皆祸害”小组狂骂父母。然后和他们断绝一切关系吗?




不,其实我们要做的,就是理解这一切,理解你的父母,这就足够了。




举个例子,我之前非常讨厌我的几个领导,觉得他们很不专业还性格暴躁。但后来我仔细地分析了一下他们的性格,理解了他们之所以暴躁可能是来自于过大的压力、来自于自我存在感的寻找等等。




从此以后,我便不再讨厌他们,我甚至可以和他们和谐地相处:因为我对他们已经不是仅仅的“讨厌”,而是知道了我“为什么讨厌他们”,知道了他们也不过是因为自卑和压力而不得不暴躁,我便释然了: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暴躁不是针对我一个人,他们的暴躁其实是他们的一种弱点。鲁迅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对于父母也是一样。父母们其实也不过是几千年的传统观念的受害者,我们和父母所有的矛盾只不过就是:他们所秉持的这种观念和今天的社会转型发生了剧烈的冲突。你所要做的,就是思考这个冲突的本质,然后和你的父母经常性地去讨论这个本质的问题:是的,去和你的父母讨论这个最本质的问题,直接和你的父母说:“我不是你的私产,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直接和你的父母说:“我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我也无法赞同你所有的观点。”




比如那位在分答上问我的朋友:你和你的父母所讨论的内容,不要仅仅局限在你该不该留在小镇当个公务员的利弊问题上。你需要的是直接和你的父母说:“留在小镇满足的是你的私人欲望,去大城市满足的是我的梦想,我虽然对你充满感恩,但我终究不是你的私物,我是独立的而自由的个体,我的选择只有我能决定。”




我相信,如果能这样坦诚地说出所有矛盾的最本质,一切的矛盾都可以被化解。毕竟,你和父母是你最亲密的人,你们需要的,只是彼此的理解而已,理解万岁。




当然,我们的童年、少年都已经过去了,一切也都已经无法改变。我希望,当二十年以后,我的孩子长大了,我会写给他一封信,信上引用了龙应台的一段文字:





“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当然,我还会给他唱一首李志的《不多》:





“多多你不要哭,长大你就会清楚,这世界没有人,对你真的在乎/多多你不要怕,我不会逼你学吉他,你是你我是我,各有各的想法/必然有那么一天,你就突然离开我,你不要装作多么的眷恋/你走吧你笑吧,你找寻你自己吧,你走吧你笑吧,你找寻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