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福特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wechat:EYRE1136

那一夜,我们什么也没做

青果文志:

大一的时候和同专业的学哥大飞聊天,大飞学哥无意中提到了自己想分手却一直找不到借口分的女朋友,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和愤懑。我当时很惊讶:“你们不是早就住在一起了吗?怎么说分就分了呢?平时朋友圈恩爱秀的可是谁都羡慕啊!”大飞学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敲着我的脑袋跟我说:“这年头,睡不睡在一起和最终能不能走在一起是两码子事儿,你还太青涩,不够成熟啊。”我没有说话,学哥冲我摇了摇头说:“大学处对象说白了就是为了消遣寂寞,打发时间,既然如此就要多尝点甜头,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大飞学哥继续说:“还有,你们刚大一,没事多和老师套套近乎别老像冬瓜似的处在那里话也不会多说,大学了。半只脚打入社会了,该学会社会一些,成熟一些了。”学长语重心长的拍拍我的肩膀浮袖而去,他已经在学生会待了两年,是一位圆滑到完全没有棱角的人。




每一所大学开学不久几乎都会有一场运动会,我们学校比较奇葩,说是全校的运动会,基本上等于是给我们大一新生开的,莫大的操场上坐的满满登登的全是大一新生,参赛的选手和维持大一纪律的人员呢?清一色各院高年级学生会成员,刚来的大一孩子哪里认的全?学生会的学哥学姐们指挥:只要是我们院的跑过来我们就跟着他大喊xxx加油!xxx加油!我当然特别厌倦这种假惺惺的东西,但是最奇葩的是,为了保证观众人数和现场的气氛,任何大一新生不得离开,顶着夏天最热时候的烈日,我们坐在太阳下忍受着暴晒还要扯着嗓子喊一些不知道的名字,我无聊郁闷到了极点,却也只能坐在那里,无奈的摆弄着手机。




“xxx加油!xxx加油!”大飞学哥挥舞着帽子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鼓弄我们加油助威,雀跃舞动的样子活像一只亚马逊丛林空降而来的大猩猩,老师们只要站在不远处聊着天,学生们都变成了演技卓越的演员,大飞学哥告诉我:“这,就叫做成熟。”我真想和他说:“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大猩猩成熟,还是做人比较好,毕竟人是从大猩猩进化而来的。”




手机qq忽然跳出一条认证消息,你们应该能想像的到正无聊到爆,无妹可泡的我坐在操场上看到一条qq消息时是多么的激动,我用兴奋的手啪啪点开,小莫?并不是很熟悉啊,通过认证以后我依然没有想到是谁,抱着探探虚实的心态发了一句:“你好呀。”




“你还记得我吗?十二班的小莫。”




我猛地一拍脑门,说到这个小莫,我还是有点印象的,她曾坐在我的后座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作为学渣的我和她聊得特别嗨,她几乎差点就成了我的红颜知己,只不过,她的长相,为人,性格,都和她的名字一样平淡无奇,放在人堆里根本分辨不出来,我们只做了半学期的同班同学,后来分了文理科,虽然还是有很多很多的共同语言,一见面能像老朋友一样喋喋不休,但是毕竟不在一个班,说话的机会少,慢慢的也就疏远了,这次能加她qq,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我兴奋的乐开了花,赶紧手忙脚乱的打字。




“怎么可能不记得,十二班的大美女小莫,如花一般的存在啊!”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和学哥一样虚伪。




“xxx加油!xxx加油!”大飞学哥依然在喊,他的嗓音洪亮而动听,喊得我心花怒放,我看着头顶上如火的太阳,忽然感觉不是这么的难熬了。




“我们这里有运动会,参赛选手没一个认识的,还不让走,真是烦死了!”小莫发了一个幽怨的表情。




我吃惊地把脑袋一扬,赶紧打字:“莫不是,你也考在XX大学?”




一只手轻快的拍在我的后背:“那你以为,我为什么忽然加你的qq呢?”小莫温柔的声音紧贴我的耳朵,痒得我差点跳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小莫就站在那里,都说女大十八变,小莫这种学生时代中规中矩,长相平凡无奇的女孩依然和以前一样素面朝天,她和高中时候的她并无什么差别,只是衣着更加成熟,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女人味。




我们望着彼此傻笑不说话。直到老师过来把小莫毫不留情的赶回自己班该待的地方,我才知道小莫英语系,他们院的座位就在我们院旁边。




我和小莫不是一个院的所以很少能见面,以后无聊的日子我都会找小莫qq聊天,上课的时候聊,睡觉的时候聊,无聊的时候聊,甚至洗澡前都要说明自己去干什么了生怕她等着急,怎么说呢?和小莫聊天还是当年的感觉,我们两个的交流根本不存在没有话题这种说法,就是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整天手捧着电话的我很快就遭到了室友们的严刑拷打:“看你小子这几天很不正常啊,说!是不是处对象了?”我认真而又严肃的摇了摇头,同学,仅仅是同学而已。




夜深人静之时,聊了很久的我们也会开始扯一些涉及隐私的话题,她问我上大学了有没有找个对象处一处,我说:“没有啊,标准的工科大学资源不够丰富,本人又是穷吊丝一枚,既不会花言巧语又不会逢场作戏,找不到好的女朋友也是情理之中,况且班级里那么多的单身汉,我也并不孤独。”我问小莫:“你处对象了吗?”我依稀记得高中的时候挺多男生和她表白了,好像有一位最终还成功了,小莫哈哈大笑:“哪有那么多人追啊,高中的对象很久以前就分手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和她说什么,好像这还是第一次,我们之间没有人主动挑起话题,我打字:“早点睡吧,晚安喽。”刚准备发出去,一条小莫的消息就过来了:“你喜欢我吗?”我怔在那里,默默地把准备发出去的字全部删除,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屌丝日子过得多了,这么突然的事情让我一瞬间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我开玩笑的啦,哈哈哈哈!”又一串文字发了过来,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又重新把删除的晚安打上,刚准备发出去的时候,忽然开了窍,人家女生咋的还意思那么主动啊!这点事情,我竟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我爱小莫吗?”我严肃的问了自己一遍这个问题,好像有一点,因为我特别爱和她说话,感觉有共同语言,也好相处,长得一般,但是作为女朋友绝对算拿的出手的了,我瞄了一眼镜子看看自己即屌丝又挫的样子,小莫配我应该是绰绰有余,可是单凭这些就能够证明我爱她吗?我不知道了。




寝室开起了大会,围绕着“我到底爱不爱小莫”展开了讨论,讨论结果是:大家一致认为我应该对小莫表白(并没有就我的心事判断我爱不爱小莫),理由如下:第一,穷屌丝有女同志倒追,所谓女追男隔层纱,不答应天理不容。第二,什么爱不爱的,随便在学校拽出来一个女生脱光了扔到你床上你能做到目不斜视?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唯一能打动到我的一点,就算你实在没想好喜不喜欢她,人家都已经主动到这个份上了,先答应了再说嘛,以后想好了再拒绝,反正男生想和女生好不容易,想分手那就太容易了,只要不犹豫太长的时间,不让女生对你动情太深,就不会伤害到小莫。我觉得这个很有道理,一旦我确定了我爱小莫,而在这个时候我把她先拒绝了,那我就只有等着肠子悔变青的份了。




抱着这样的态度和小莫聊天,我发现我们聊的话题更加暧昧,而这种暧昧的聊天方式对于那时候从没处过对象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无法抗拒的诱惑,我觉得我已经深入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终于在某一天的晚上,我和小莫说出了那句我喜欢你。




“别闹了。”小莫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




“快说你有多么爱她,能说的多好听说多好听,你马上就成功了,加油啊!”室友们此刻已经沸腾了:终于有借口要我请他们吃饭了!




那应该怎么表达我的爱呢?我也是脑洞大开,撒了一个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弥天大谎。




“小莫,你知道吗?其实我高中一直暗恋你,我暗恋了你整整三年,每次路过12班我都会往你坐的地方眺望,你课间操所站的位置,你最喜欢吃得泡面口味,你每次下晚自习回家的路线,你发型换过的样式和次数,和我每一次偶遇你时的场景,我都历历在目,其实我一直有想加你qq的,只是怕你已经忘记了有我这样的人,或者是觉得尴尬没有话说,但是和你聊了这么多天以后,我发现我们真的特别合拍,真的,在一起吧,让我给你一段美好的爱情!”




室友们都被感动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你不当编剧绝对屈才了!




还真是女追男隔层纱啊,那天晚上,我们就正式恋爱了,寝室发出住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最齐的一次集体欢呼,大家都像抗日战争胜利的老兵一样握手敬礼,庆祝一顿大餐的诞生,而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却意外地陷入到了水深火热之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小莫是一位永远闲不住的姑娘,而我则是那种宅在骨子里的宅男,初来到一座城市,一所大学,小莫每天有很多想吃的想玩的,每天都要逛好多好多地方,作为她独一无二处在热恋期的男朋友的我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多功能移动型购物车外加陪聊机器,几天下来,我已经精疲力竭,室友们一边在寝室打牌一边骂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也只能苦笑。




和小莫这样相处了一个月以后我几乎已经崩溃,她永远不会闲下来,而我却只喜欢安静。我望着小莫列出的旅游计划表的那一秒真的一度痛苦到想要和她分手,可当小莫安静的躺在我的怀中,柔软的头发清新的发香向我扑面而来的短短下一秒钟,我又不知道我到底爱不爱她了,不管爱还是不爱,人已经算是泡到手里了,总不能这个时候来一句:“小莫,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你呢!”这种想想都蛋疼的话吧?小莫那天非常高兴,她告诉我临城有一个一年一度的啤酒节最近开幕。会有很多好玩的节目表演,好吃的美味小吃,我吃了一惊,临城离我们这里很远,坐火车也得一上午的车程,周末也就放假两天,往返一趟全花在路上了,实在是不妥,况且出于私心,周末真的很想和室友一起开黑撸啊撸(原谅我年少时候的无知),于是,我语重心长,将心比心,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给小莫分析了一波此行的不妥,当然没有讲我要玩撸啊撸这段。




“那算了,不去了。”看到这条消息我松了一口气。




“永远不去了。”我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果然生气了,再不表态小莫可就要开启下大雨模式了,我立马安慰,最终当然还是不出所料的贡献出了自己的周末,我有一点点的小沮丧,寝室略有经验的大哥却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子,好福气啊!”我当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大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去那么远的地方玩,晚上一定得找个地方住吧?相处一个月了,感情到位的话,估计你晚上就不用睡觉了。”我望着室友们的冷笑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发冷,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电影,吃小吃,逛公园,去游乐场,小莫虽不是那种人来疯的人但也算是自来熟,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走瞬间感觉临城这个不起眼的城市也会有那么多好玩好吃的东西,晚上,啤酒节的大棚闪烁着醉人的光芒,舞台的灯光打的全场明亮,高分贝的嗨曲震得人心肝直颤,小莫一杯接着一杯喝着直气沫的扎啤,不一会就满脸通红,重心不稳,我来不及打包桌子上的烧烤,扶着满嘴嚷嚷没醉的小莫,打车绕着啤酒节大棚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一家说得过去的宾馆住下,小莫嘴里吐着泡泡,说着我听不懂的外国话。




我坐在那里望着靠在椅子上不省人事的小莫,寝室大哥和大飞学长对我说的那些话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不自觉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不知道是兴奋和激动,还是不安与愧疚。小小的房间无限拥挤,我和小莫离的很近,我盯着眼前这位近在咫尺的女生,我甚至可以看清小莫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和她美丽的不带任何修饰的长睫毛,她的眼睛特别明亮特别好看,我惊讶自己为什么当年没有发现这些,或许是因为当年我从没有离她那么近的缘故吧。




这是爱情吗?我好像只闻到了荷尔蒙的味道。




这不是爱情吗?明明眼前的女孩让我有一种想要扑倒的冲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里却像是地震一样七上八下,人生中的第一次初恋就把初夜也一起交代,就在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尝尝成熟男人们所说的策马奔腾,鱼水之欢到底是什么感觉了,想想还真有一丝小激动呢!




小莫也许是醒酒了,也许是在说胡话,反正她的声音瞬间敲醒了我罪恶的思想,吓得我魂不守舍。




“从今天起,你就要为我们的未来努力了啊,不要整天窝在寝室里玩游戏了,多学习学习,多参加一些课外实践,这样以后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们多攒一些积蓄,以后结婚也可以少向家里要点钱”小莫的脸上写的满满当当,都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结婚?”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在心里默念。




“还有你的那些什么抽烟喝酒的坏毛病就要好好改一改了,等我们以后有孩子了,你可得给他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啊!”平常很喜欢开玩笑的小莫一脸的认真,认真到我也开始慢慢地收敛起笑容。




“孩子?”我的眼睛瞪成了两颗硕大无比的灯泡,差一点就真的喊出了声音。




行了,已经这么晚了,咱们睡觉吧。




“睡觉?”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心脏由于惯性在身体里上下翻腾了好一阵。




小莫哈哈大笑:“想什么呢?你睡地上,我睡床上,敢上来一脚踹死你!”小莫望着我忍不住的笑。然后忽然躺在了床上。




小莫的笑是在暗示我什么吗?相处这么长时间,我知道小莫虽然自来熟又活泼开朗,但是相对来说也是个很保守的女孩,我打趣试探问道:“你就不怕我趁你睡着喝醉爬上你的床?”




我看出了小莫眼睛里些许的担忧,可奈何酒劲上头,小莫再也没来得及看我,她闭上了眼睛,不再动弹。




“我相信你啊,我把未来都交给你了,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吗?”小莫轻轻呢喃着,然后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辜负了小莫的相信,当我听到她嘴里说出“未来”这两个字的时候更是感觉心头一震,小莫相信我能给她的未来,我却根本就没有想过,事实上,在她决定要来看我的时候,我还在找借口找理由让自己留在寝室里打一天撸啊撸。相处这么长时间,小莫带我玩,带我闹,带我笑,努力让我枯燥无味的生活变得色彩缤纷,而我唯一想过要对她做的,竟然是趁她喝醉酒之后的那种事儿。




那天晚上我确实是在地上睡的,宾馆满员,我也就只要讲究,望着蜷缩在被像婴儿一样安详的小莫,我睡得踏实而安稳。




我始终觉得,我不够了解自己,所以才会连自己爱不爱一个女生都判断不出来,但是如果因为我对自己的不够了解就去伤害一个爱我的单纯的女孩,这种事情我想我还是做不出来,几天之后,我和小莫进行了一次漫长的,走心的对话,然后我们和平分手了。




小莫说:“其实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喜欢你的幽默,喜欢你的谈吐,喜欢你在篮球场上飞奔的样子,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巧和的与你考入同一所大学?为什么在开学没几天的时候就搞到了你的qq号码?对我而言,你是一个有责任感,可以放心依靠的人。也真是凑巧,你也暗恋我,你不知道当我知道我爱的人也爱我时我是有多么的高兴。”小莫不再说话,我给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内心却像有千万把刀扎着一样的难受与内疚。




“不爱一个女人就不要想方设法的和她上床,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女人会在你的身上给予多么大的未来。”几天之后当我以一种强硬而严肃的态度和大飞学哥聊女朋友时,他的脸色绿的有些发青。




其实我无意冒犯,我只是想告诉他一个我才悟出来的叫做“宁缺毋滥”的一个道理,可惜,大飞学哥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室友们知道了这个故事以后都说我怂,甚至有人怀疑我功能上的问题,我哈哈大笑,这段不长久的恋爱终究是一个错误,是一个因为我的愚蠢导致的彻彻底底地失败,这种失败也不可避免的伤害了小莫,好在长痛不如短痛。或许唯一能让我感觉到点自豪,有一点心理安慰的就是,那一夜,我和小莫什么也没做。






文 / 恶童


前往青果社区